..

杂谈 · 当我在分心时,我在想些什么

近半年来,分心实在是特别严重。这件事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存在,不过我最近感受到它的确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。

今天是个清闲的晚上,我做一些思考,回想困扰我自己的分心究竟来自哪里,这些文字也权当作为笔记。

分心的时候,我会做什么

很多时候,坏习惯的养成是难以感受到的,而当坏习惯长期被默许之后,就积重难返了。分心于我而言,就像一块 CPU 不停地、无意义地在“切换上下文”。我有时候工作一会,比如写一些代码,或者看一本书,看一节网课,突然我感到 “我现在需要分心”,听起来很滑稽,不过事实是这样的。然后我就打开浏览器,开始我“大脑默许的,暂时的娱乐”。

静下来思考一下,它们大概是这些东西:

  • 无意义的信息流,比如知乎、一些留学论坛。
  • 无意义的情绪输出,比如贴吧。
  • 奶头乐性质的视频内容,比如 bilibili 上的一些视频,有时候视频的评论区也掺杂着情绪输出。
  • 与人互动的输入/输出,比如看游戏直播。
  • 社交信息,包括身边的,比如朋友圈;也包括距离更远的,比如推特。
  • 媒体生产的新闻信息,比如微博和知乎热榜等。
  • 更加恶劣的内容,比如一些不健康的,甚至是猎奇的视频。

实际上当我分心的时候,我不会想,自己现在在看上面这些东西中的哪一个,我只是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里面随便挑一个,然后塞到自己的大脑里。过了一段时间,比如10分钟,半小时,我突然醒悟自己又分心了,然后“切换上下文”到工作模式。

这种行为的坏处不必多言,它直接影响了工作效率。对一块 CPU 来说,不停地上下文切换会导致性能浪费,对于人也是一样,当我工作到一半,然后突然分心,再回来接着工作时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思考:“刚才到哪了?现在要做些什么?” 有时候,我表面上一整天都在工作,但实际上做的东西几乎等于零。

对于写代码的人来说,这更是祸患无穷。可能某个模块的代码连续1个小时可以写完,因为我分心,花了2个小时写完。但真是如此吗?不断的分心极可能导致我忘记关键的问题,然后写出bug,最后可能需要额外的5个小时来查错。Terrible!

所以,为什么分心呢?

所以我很自然的会想,分心真不好,我应该坚定信念,拉满我的效率,不要让分心再次发生。如果这样做真的能成功就好了,很显然,这完全不会让情况变好。再想想,分心到底是来自于哪里呢……

焦虑

嗯,这是最根本的原因之一。有时候感觉自己的大脑就像一个运行着多个进程的程序,前台的进程在思考眼前的问题,后台的进程就在说:“你的进度太慢啦!”,或者是“你看看现在做的东西那么弱,离你的愿景还远着呢!”,甚至是“你看看同龄人,他们都远远超过你啦!”

焦虑一旦出现,真的很难过。当有一点点焦虑的时候,我大脑中的操作系统便开始混乱起来,带来强烈的痛苦,就像针在刺一样。想要处理这一个焦虑,分心是一个好办法,就像上面所说的,大脑操作系统开始潜意识地接管自己,向外界随便找点什么垃圾信息,填入到脑子里,让自己不再想这些东西,才能缓和一点。

畏难

畏难的情绪是很正常的,当我做一件困难的事情的时候,经常会感受到自己可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,或者说当下时间很紧张。 在这种意义上,畏难和焦虑有类似的“机理”,让我在潜意识中很想摆脱这样的负面情绪,最简单的方法当然还是获取垃圾信息。

自然的分心

分心也不完全是负面情绪的问题,每个人在工作时间长时都会分心。

是否能解决这个问题呢?

不如先想一想,这个问题需要解决吗?

我觉得是很有必要的。首先,如果想做一个“大东西”,一个必要不充分条件就是完全的专注。如果做一点点,然后去想别的事情,根本建立不起高楼大厦。如果长久地分心下去,沉迷于“短视频”,最后可能也就写一点……“短程序”?那真是太差的结局了。

有一个很好的例证就是,Linus 布置自己的办公室时,会将所有的外部影响降到最低,比如让机箱完全静音,比如使用最为柔和的绿色灯光,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加专注。

那怎么才算有进步呢?

当然,我不可能让自己每天专注地工作12个小时,也没必要。于我而言,现在是需要尽可能地消除焦虑和畏难带来的分心,不需要考虑自然的分心(想要追求更好的话,可能也得减少自然分心)。我可以接受自己工作得有些累而需要休息,但是我真的不想因为情绪带来的波动而让我的思维频繁中断。

有什么好办法吗?

不知道,不过我至少明白了我的思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可以肯定,在明天、后天,那些焦虑还会出现,我觉得可以把它当作一种中断执行流的“异常”?我现在需要 catch 到这些异常,然后消化它们,继续工作,而不是让这些异常打断我的思维。另一个方法是,不要告诉自己“就休息这一次,以后不会再这样了”。我发现这种观念逐渐成为了我潜意识中逃避焦虑的主要借口,我经常想“就这一次”,然而实际上总是会有“下一次”。